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台湾水电"双缺"何方可解?
2015/4/30 16:01:31    新闻来源:台湾《联合报》

核三厂昨天因火警停机,台电启动核一、二厂紧急柴油发电机组发电,以补不足。台湾近来苦于旱象,许多农田休耕,石门水库供水区已实施供五停二措施;而如今在民进党反核四、反燃煤及禁止核电厂延役等杯葛下,电力吃紧的问题正日益严重。水电的"两缺"问题若不从长计议,继限水之后,台湾很快就会出现限电危机。

尚未进入用电高峰的盛夏,台湾近期供电已频频出现异常。首先,四月迄今已有逾半数日数的供电备转容量率,低于10%的吃紧警戒线;而去年四月全月备转容量率,都超过10%。其次,今年四月一日,全台供电备转容量率低到仅剩5.25%;依规定,备转容量率低于6%,即代表供电进入警戒,系统限电机率大增;反观去年,备转容量率直到盛夏用电高峰的七月十四日,才跌破6%。

台"经济部"官员坦承,今年供电吃紧发生时机比往年早,依此供需,快则明年,慢则2018年,缺电将成为台湾经济发展的常态性风险。今年供电吃紧提前发生,主要是核一厂一号机因为燃料水棒连接杆松脱造成岁修延宕,迄今未获准重启;加上其他核电厂与燃煤、燃气火力发电机组排定岁修,基载供电减少,供电马上吃紧。春天就电力吃紧,意味到夏天家家户户都开冷气时,就随时可能跳电。

最近几年,台湾电力陷于一个"只管限、不问供"、"只要电、不要电厂"的吊诡情境。撇开社会反核情绪高涨不谈,在核四封存后,民进党近期提出的两项能源政策,更是一味要求限制核能及火力发电的开发,却完全不提这些电力缺口要如何弥补,仿佛台湾仍是电力淹脚目的地区。

民进党上月提出"新能源政策",可视为蔡英文2016竞逐"大位"的能源政策纲领。其中,民进党除宣示核四停建、核一、二、三厂不延役外,还要求台湾"绿电"在2025年以前要占总发电的两成,并要求提升现有发电机组的效率,以增加电力供给。

这种只订"目标"、却不画出"路径"的能源政策,简直是"说得容易"。依"经济部"规画,台岛预计在2030年完成千架风机、百万太阳能屋顶计画,届时共可生产170亿度"绿电"。而民进党版的绿电目标,不仅比台当局的规画提早五年达标,发电数要达到五百亿度,等于要建设多出三倍的风机或太阳能屋顶,才可能达成。问题是,近年岛内风力发电面临强大阻力,到处都在"反风车",民进党要扩增这么多的绿电,不知从何而来?

民进党的新能源政策,对于提升"发电机组效率",也只是含糊带过,它却未向社会坦白:所谓增加发电机组效率,就是要靠燃煤与燃气等火力发电;这类电力,前者较便宜却会造成污染,后者干净却得大涨电价。民进党"执政"的中部六县市日前发表宣言,要联合推动禁用生煤与石油焦,前者等于禁止台中火力发电厂、麦寮汽电等燃煤火力电厂继续运转,而这几座厂的基载电力去年占了全台尖峰用电的四分之一电量,如果禁了,缺电来得更快。

即便是强力推动以绿电取代核电的德国,近年也以燃煤发电作为替代选项。而民进党却自认可以超越德国,既不要核能,也不要燃煤;这种"大跃进"式的冒险思维,民众真能相信吗?更矛盾的是,民进党一方面主张提高火力发电效率,以补充废核的不足;但另一方面,其执政县市又大张旗鼓反对火力发电。从选战策略看,这是要吸纳反核选票,同时也要争取反火力污染的民心;但试问,一路反到最后,大家要用的电从哪里来?

台湾一直存在供电不正义的问题,北部用电多,需仰赖中南部的火力发电北送,污染却留在中南部,这是中南部民怨的根源。要解决这些民怨,除了积极推动绿电,也应推动老旧火力发电厂更新,采用效率更佳的机组降低污染,并在北部增设天然气发电机组,降低对中南部电力的依赖。如此,才是长久可靠之计。

电力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必须在安全、效能、价格、污染承受度之间,作出精密的计算与平衡。而民进党一味否定既有电厂,对新能源又只能空中画饼;但当限电的危机降临时,它能变出电来吗?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