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电大会后,中国水电的启示与反思
2015/6/15 16:21:40    新闻来源:来源:能源网-中国能源报 作者:桂俊松 傅玥雯

  ——专访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常务副秘书长吴义航

  5月21日,"2015世界水电大会"落下帷幕。大会发表了"北京水电宣言",指出目前全球水力发电装机已超过10亿千瓦,我国以3亿千瓦的水电装机容量位居世界第一。预计至2050年,全球水电装机将由目前的10亿千瓦翻一番。大会同时确认了中国水电的全球领先地位,并在国际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作为国际首屈一指的水电大国,中国在水电大会上有何收获,中国水电行业如何继续实现可持续发展,继续在现代化水与能源服务中发挥重要作用?为此,本报专访了 "2015世界水电大会"承办方之一——中国水力发电学会常务副秘书长吴义航。

  对水电的认识不能停留在争论和反思阶段

  中国能源报:国际水电界对中国承办这次会议的评价很高,我们有何收获?

  吴义航:"2015世界水电大会"共有来自60多个国家的近1000名代表出席了会议,他们来自各国政府、金融机构、民间团体组织、科研院所和水电企业,涵盖水电全产业链,规模为历届水电大会最大,也是最为成功的一次大会,来自于国内外的代表对中国承办这次会议的评价的确很高。在这次大会上,我们从设计、施工、装备制造、运行管理和电网建设等方面全方位宣传了中国水电的巨大成就,展示了中国水电对经济社会发展和节能减排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以及中国水电企业的强大实力,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正是由于中国水电在国际上获得了公认的领先地位和巨大影响,将为中国水电企业进一步"走出去",拓展国际市场,提供了新的机遇。

  中国能源报:本次世界水电大会上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留给我们怎样的启示?

  吴义航:这次世界水电大会是首次在中国召开,为我们了解世界水电发展的最新趋势和走向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各国代表发言认为,水电是目前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最大来源。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应当优先发展水电,这是本次大会所达成的共识。这个共识来得不容易,是国际上经过长期争论和痛苦反思后才得出来的。

  再看国内反对水电的一些认识,是不是过时了?国内关于水电破坏环境等负面评价主要来自反坝人士的误导,当然也和我们水电行业宣传和科普工作做得不够有关系。这次大会国际代表的发言起到了以正视听的作用。会议达成的共识启示我们,社会对水电的认识不能停留在争论和反思阶段(在国际上这是5-10年前的事),包括我国的怒江水电开发问题。因此,这次大会在中国召开的意义很大,有助于我们对发展水电达成社会共识,促进改善国内发展水电的舆论环境。

  中国能源报:大会《北京水电宣言》提出,"水电给社会提供了先进的能源,能够更好地为人类提供淡水服务"。同时也指出,"江河既有充沛的能量又有其生态脆弱性。要使水电开发实现社会、环境和经济共赢的局面"。对此您如何看待?

  吴义航:《宣言》首先肯定了水电作为清洁、可再生能源的作用,能够更好地完善我们的能源结构,也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水电开发对生态环境的不利影响,主要体现在水库筑坝破坏河流的连通性和对鱼类栖息繁殖的影响。世界银行也曾经因此一度停止对水电项目的贷款,美国也曾经出现过反坝运动。因为发达国家开发水电比我们早,所以在十多年前就碰到了如何认识和评价水电的问题。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能源电力,我们要寻找和利用环境代价最小、为人类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所用的能源。什么样的能源电力符合这个要求?

  目前从各种清洁能源来说,风电、光伏发电都属于间歇性电源,还不能作为稳定单一的电力供应来源,并且光伏电池在多晶硅、单晶硅的制取过程中还有很多排放。核电面临核安全和核废料处理的问题,还不能完全令人放心。剩下其他上规模的清洁能源就只有水电了。国际社会也在经过了争论和痛苦反思,权衡利弊以后,才有了对水电的清洁、低碳、技术成熟等优势所达成的共识。因此,2012年,世界银行正式声明,重新支持发展水电。现在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也都是将发展水电作为减少碳排放、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手段。

  目前,水电已成为世界上可再生能源中占比最大的清洁能源,在全球节能环保和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开发水电,既可减少煤炭、石油等不可再生能源的消耗,减少对大气的污染,又兼具防洪、灌溉、航运、供水、旅游等多种综合效益,这是大家都看到的正面。破坏河流的连通性和对鱼类生存通常被看做是水电开发的负面。但是,流通自由的河流会造成洪水和干旱,危及人类的生命和生活,只有建设水库,兴利除害,才能实现水资源的调蓄,使其更好地为人类所用。从这个角度看又不是负面的。所以,没必要回避筑坝破坏河流的连通性以及影响鱼类栖息繁殖等问题,但必须重视研究避免或减缓其不利影响。所以水电开发要更加重视河流生态的脆弱性,重视对生态环境和移民利益的保护,采用科学、先进的工程措施,消除或减轻对生态环境的不利影响。并且,通过沟通和交流,在水电利益的各相关方之间达成共识,携手推进水电可持续发展。

  未来水电企业海外市场在5亿千瓦以上

  中国能源报:目前,我国容易开发的水电已经基本开发完毕,您如何看待水电未来的市场和发展?

  吴义航:的确如此。我国水电在快速发展和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同时,面临着比较容易开发的国内水电都已基本开发完毕的局面。未来水电开发的重点肯定是在西部,主要是川、藏、滇三省区。因为我国水能资源技术可开发总量是6亿千瓦,这其中四川占1.2亿千瓦、西藏占1.1亿千瓦、云南占1亿千瓦,三省区占了一半多。西部水电开发的条件比不了中东部,难度要大得多。并且,以西部当地的需求,必然不能就地消纳大量水电,因此西部水电的外送也是一大难题。除了需要提前布局外送通道外,还有送电距离远、投资大,工程造价高又不能通过电价疏导成本等困难,如果没有相应的政策支持,经济性必然成为未来制约我国水电发展的重要因素。

  过去30年特别是最近10年,我国水电发展很快。全国水电总装机容量于2004年达到1亿千瓦,2009年底达到2亿千瓦,2014年超过了3亿千瓦。最近这10年增长了2亿千瓦,平均每年建成投产2000万千瓦,形成了从规划设计、建设施工、装备制造到运行管理庞大的队伍和经济规模。如果我们的眼光只局限在国内,那么未来水电的市场和发展前景必然是悲观的。但是,这次世界水电大会提出了一个全球水电未来的发展目标,就是2050年实现全球水电装机容量2050吉瓦(20.5亿千瓦)。这个目标令人振奋,因为目前全球水电总装机容量是10亿千瓦左右,实现这个目标意味着未来35年全球将增加水电10.5亿千瓦,比目前翻一番还多。我国水电近10年除了在国内发展很快之外,通过持续"走出去",已占有国际水电市场50%以上的份额。如果我们保持现有的市场份额,未来我国水电企业海外市场在5亿千瓦以上,这远远大于国内市场过去30年的建设规模。加上国内未来的水电开发,特别是加快抽水蓄能电站的建设等,完全可以判断中国水电依然可以保持中高速增长,未来的市场前景是广阔的、美好的。

  从本次世界水电大会上我们看到,东南亚、非洲、南美等区域国家对本国水电发展在资金、技术、输变电、装备和运行管理等方面有着广泛的需求,而这些正是我们在全球具有领先优势的方面,因此,中国水电企业走出去的基础是扎实的,潜力巨大。并且,水电和目前我国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有着广泛的契合,这一切都坚定了我们健康可持续发展水电的信心。这次大会为企业与世界各国以及国际组织或机构之间搭起了桥梁,提供了沟通了解的机会,成为双方合作的平台。在大会期间,参会各方与企业互动、洽谈频繁,甚至应接不暇,其中肯定蕴藏着许多未来的合作项目,相信在这次大会之后,会陆续结出丰硕的成果,这是我们所期待的。

  讲到水电未来的市场和发展,还应当关注一下我国的小水电。我国拥有1.28亿千瓦的小水电资源,目前只开发了7000万千瓦多,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资源潜力不小。此外,我国早期开发建设的一些小水电站由于受到当时资金、技术水平的制约,水资源利用和电站运行效率不高,有的引水式电站没有规划,设计也不科学,造成了河道断流和对生态环境的不良影响。近年来,国家扶持开展小水电增效扩容工作,通过重新规划或增效扩容改造,既避免了对环境的不利影响,又提高了小水电站的运行效益,这个市场不应当被忽略。

  应反思对怒江水电开发的认识问题

  中国能源报:您刚才提到了怒江水电开发问题。我国"十二五"能源规划提出有序启动金沙江上游、澜沧江上游、怒江水电基地建设,包括重点开工建设怒江松塔电站,深入论证、有序启动怒江干流六库、马吉、亚碧罗、赛格等项目。但怒江项目依旧推进缓慢,请谈谈您的看法。

  吴义航:前面说过我们对怒江水电开发的认识应该反思,而且怒江水电开发不应当长期停留在争论和反思阶段。从2003年《怒江中下游流域水电规划报告》通过国家发改委主持的评审开始算起,至今已经有12年,现在是该回头冷静思考的时候了。怒江水电开发被搁置了12年,我们应该反思在这12年中,包括政府、当地群众、水电行业和反对者在内,我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反对怒江水电开发最主要的理由是为了保护环境,为子孙后代保留一条生态江河。但是,在12年后的今天,当地群众依旧贫困,环境不是得到了有效保护,而是沿江两岸高程2000米以下的植被基本已被砍光。由于当地群众没有其他的生活来源,为了自身生存,只能"靠山吃山",也没有人为了保护环境愿意给他们以补偿。怒江并不缺水,但前几年云南遭遇连年干旱,由于没有水库对水资源进行调蓄,当地群众遇到这样的困难依然束手无策。因此,我们要反思怒江水电开发被搁置是否必要。

  有人说怒江是最后一条原生态江,其实,怒江只是这条大河在中国云南段的名字,她的上游在西藏叫那曲,下游流入缅甸后叫萨尔温江。无论是在其上游还是下游,都已有建成和正在建设中的水坝,如何说是最后一条原生态江呢?除此之外,怒江水电开发涉及的鱼类、野生物种保护问题,地质和其他工程技术问题,有关部门和科研设计单位已经做了大量的技术分析和研究工作,都有具体的措施和解决办法,不能再作为搁置开发的理由。

  怒江水电开发被搁置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这是不争的事实。地方政府希望开发怒江,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脱贫致富。当地群众希望开发怒江,改善出行和生活条件,和全国其他地方的人一样过上富裕美好的日子,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也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因此,怒江水电开发不能再搁置下去了。建议有关方面运用被国际社会所认可的水电可持续评估标准,来评价怒江水电开发,尽快启动工程建设。

  当然,启动怒江水电开发,包括"十二五"能源规划提出开工建设的松塔电站,以及怒江干流上的六库、马吉、亚碧罗、赛格等项目,需要理智、客观地评价。各利益相关方需要沟通、交流,达成共识,实现共赢。这也是这次世界水电大会《北京水电宣言》所强调的。在项目建设过程中,要贯彻绿色水电的理念,从单纯的"工程水电"转变为"生态水电",从重视纯粹工程技术转变到更加重视社会发展和生态保护。可持续性是贯穿各方利益的共同主线,相信只要做到了把水电开发与水资源综合利用、生态工程建设和当地区域经济发展有机结合起来,怒江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