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电消纳四大瓶颈亟待破解
2015/8/11 15:25:51    新闻来源:中国改革报

    在新建水电大量集中投产的同时,开工情况却远不能满足规划要求,水电立项和建设面临经济增长减速换挡带来的新矛盾、新问题

    □ 本报记者 张 宇 焦红霞

    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应对日益严峻的能源和环境问题的关键举措。记者从8月6日召开的"水力发电弃水座谈会"上了解到,尽管我国以水能发电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取得重要进展,水电的装备制造、运行管理等均跨进了国际先进行列,水电作为优秀的可再生清洁能源,在能源平衡和能源发展中占有重要的定位,并且迎来了发展机遇。但水电大省四川、云南弃水现象日趋严重,水电消纳难题已成为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瓶颈和制约,急需政策配套和推动,从而确保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中长期目标的实现。

    川滇弃水之殇 水电发展陷困境

    记者从国家能源局了解到,我国水资源主要集中在四川、云南和西藏三个省区,其拥有的水资源占我国水资源总量的80%以上。当前,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已成为全球能源发展的大趋势,在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中,水电成为可再生能源最主要的推动力量。

    "水电作为当前技术最成熟、开发最经济、调度最灵活的清洁可再生能源,在未来能源生产中发挥更好的作用,将有助于全球和中国能源结构的调整。"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多次强调。

    作为世界第一装机大国,我国的水电事业已迈入了大电站、大机组、高电网、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的全新时代,中国水电正以非凡的成就、强劲的综合实力雄冠全球。然而,在水电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记者注意到,在新建水电大量集中投产的同时,开工情况却远不能满足规划的要求,水电的立项和建设面临经济增长减速换挡带来的新矛盾、新问题,电源建设与电网建设衔接相对滞后,水电消纳面临新矛盾,四川、云南水电大省弃水情况大量发生。

    5月15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水电基地弃水问题驻点四川监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披露的数据触目惊心:2014年全年,四川弃水损失电量再创新高达到96.8亿千瓦时,占丰水期水电发电量的14.93%。

    "以我国目前国内水电平均上网电价3毛钱来计算,这相当于一年白白流失了30亿元人民币。"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不考虑采取任何措施,四川的弃水电量还将持续增加,2020年达到最大值(约350亿千瓦时),也就是说会有超过100亿元要随水漂走。"

    而另一个水电大省云南水电企业的日子更不好过。近年来,作为西电东送的电力输出地之一,云南水电出现了严重过剩的现状,部分水电因没有及时被输送出去而白白浪费。

    "去年夏天水电汛期,金沙江中游、澜沧江大型水电及大量中小型水电普遍出现了弃水现象,某些时段云南全省持续日弃水电量达3.3亿千瓦时。"国家能源局"十二五"电网规划专家组成员曾德文说,"这相当于云南省一天白白流失近1亿元人民币。"

    四大瓶颈制约 可再生能源夹缝生存

    与会专家认为,造成弃水限电最核心的原因主要有四方面:一方面是国家电力发展战略未把可再生能源放在重要位置。来自中国电力联合会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发电量增速下降,不仅水电弃水、风电弃风、光伏弃光,而且火电、核电机组利用小时数都在持续下降。

    但与此相悖的是,新增装机规模同比增加,尤其是火电仍保持较大在建规模。截至今年6月底,火电在建规模为7686万千瓦,水电在建规模为4380万千瓦,核电在建规模为2737万千瓦,风电在建规模为2187万千瓦。

    张博庭在长期大量调研中了解到,政府的审批权下放之后,各省核准火电的建设速度明显加快。目前已经获得核准的火电规模超过1亿千瓦,等待审批的还有1亿千瓦。

    "2014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约为5.5万亿千瓦时,如果按照9.2亿千瓦装机、运行6000小时计算,火电机组基本上可以包揽我国全部的用电需求,理论上已经挤占了所有的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市场空间。"张博庭说,"这使已经过剩的电力市场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是机制体制管理的障碍。"我们主要资源配置的区域就是在南方电网,可再生能源消纳的地点主要就是广东。关于产业政策、电价形成机制、资源地差异转移等问题,这些都是机制问题。云南省80%都是水电,季节性电能也有它的特殊性,消纳不出去属于新常态下的正常现象。"云南省能源局副局长邹松无奈地对记者说,"没有办法,一年推一年,万事俱备,企业就是不敢装机。"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秦海岩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根本上说,是没有一套严格的措施落实可再生能源法,确保可再生能源的全额收购和上网,也没有严格的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甚至有部分地区上马特高压等外送通道,却是以输送清洁能源之名,行建设煤电、输送煤电之实。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菊根也认为,弃水的原因在于电网没有打破区域限制,同时,可再生能源电力送出和利用没有真正放在优先位置,更没有坚持低碳调度、节能减排调度的原则。

    此外,与会专家认为,发电能力迅速增加和电力市场销量的大幅下降,以及水电产业季节性强、建设周期比较长、投产比较集中也是水电弃水限电的主要原因之一。

    亟待政策配套 全国规划要一盘棋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西南的弃水,西北的弃风、弃光问题只是新常态下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难题的一个缩影。面对弃水之殇,如何才能有效解决难题才是当务之急。

    "相对于那些优先开发利用水电的发达国家,我们目前每年的弃水损失不是几百亿千瓦时,而是上万亿千瓦时,我国水电每年至少还应该能为全球多减排10亿吨二氧化碳。"张博庭呼吁,"从国家层面研究如何在经济新常态下保障优先开发利用水电,从根本上解决大量弃水问题,是十分必要的。"

    一是要加强电力发展科学规划,通盘考虑。"关于弃水问题,四川和云南两省情况不同,当然应对的措施也应该不同。对于四川最直接、最现实、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加快建设外送通道,能源局电力司在牵头做;而对于云南,可能不是简单地建一个外送通道就能够解决,因为受限南方电网消纳区域,区域之间、水火之间有个利益协调问题。"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调研员马会领说,弃水问题的解决不能光就云南和四川这两个省来解决,一定要全国一盘棋。

    "此外,全国对水电、火电,对于水电的消纳、清洁能源的消纳都应该有合理的布局和规划,这个课题很大,包括我们对电力市场的完善、推进,这也要全国一盘棋。"马会领说。

    二是明确可再生能源电力调度的"最优先级"。保障电网企业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电力,建立责任认定和追究制度。严格落实《关于改善电力运行调节促进清洁能源多发满发的指导意见》。在电力改革后的电力运行管理和市场机制中,采取严格的考核机制确保可再生能源电力的优先发电权。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理事长张基尧建议,从国家层面把经济新常态当成我国电力结构调整的契机,严格控制煤电机组的增长,压缩煤电机组的比重,给国家大力扶持的可再生能源留下发展的空间。

    三是加大流域龙头水电站的开发建设力度。着力解决上游大型水库建设中的移民、环保和投资难题,加大政策扶持,提高水力发电机组发电效率和效益,要研究龙头水库对下游电站的补偿,将其体现到上游大型水库的开发建设上。

    "总之,当前我们要解决的,不仅仅是一个水电弃水、风电弃风的市场问题,一个火电产能过剩的经济问题,而是我国能源结构调整,甚至说是我国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性的重要问题。"张博庭说。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