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救救中国水库!揭露美国毁灭中国水利最新阴谋!
2017/7/7 17:14:21    新闻来源:草根水利

    全世界各国通过修建水库水坝对河流的利用率数据:卢森堡100%, 挪威99%,瑞士98%,意大利93%,法国92%,日本90%,英国90%,美国82%,德国73%,中国34%

 

 

大坝才是最大的生态修复利器。大坝水库也是最大的利国救民工程。是人类现代工业建筑史上的奇迹。但正因为它如此美好,所以才饱受国外敌对势力组织长达十几年的恶毒造谣诋毁,被长期妖魔化。

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轻易地看出,越是动植物保护得出色的国家,越是自然生态保护得完好,大坝修建就越多越大。 也就是说,

以舆论战的方式,阻止中国人完成自己所需的水利工程。

西方在自己造完了所需水利工程之后,就立刻反过头来全面妖魔化水利工程。

手段一: 造谣称拆除水坝有利于生态恢复

水利行业顶尖专家解释:雨水是海洋和大型湖泊蒸发的水汽参与自然循环的过程,而河流就是这些雨水长期渗透汇聚的结果,因此所有的河流都具有很强的季节性和动能。这里面的原因在于自然的河流本身就是狂暴的,并不利于生态稳定。

挪威、加拿大、美国等生态恢复得比较好,动植物种类保护更健全的国家,却恰恰是水利工程利用率最高的国家,开发利用是中国的好几倍。 

在中国,美国NGO组织大量散播谣言,对中国决策者和民众灌输说"水坝不利于生态"的谎言。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河流的动能会长期切割河道两岸的山林或带走泥沙,这就容易造成两岸山体滑坡或下游泥沙淤积,久而久之形成生态灾难。并且由于自然河流过于狂暴,所以经常酿成间歇性的巨大灾难。

比如造成巨大的洪水,一次性淹死几万甚至几十万人。又或者由于长期对河道的切割,加上雨季和枯水季对河岸时而浸泡时而脱水的影响,以及泥沙淤积等原因导致河道大改道或形成新的湖泊这样的巨大生态破坏和灾难。

 

 

(清华水利研究:河流动能唯有水电站能提取带走。)

历史上黄河数次改道都对两岸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更对两岸的生态造成了恐怖的破坏。

长江在鄱阳湖和洞庭湖的变迁和行程过程中,同样也造成了巨大的人类死伤,以及大规模的鱼类种群由于水文环境剧变而灭绝。

因此,现场专家表示许多人认为"河流自然流淌=生态和动植物保护"的观点是错误的。

人类发明的现代水利工程才是对自然河流以及沿岸生态的巨大保护,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利建设和生态保护现状和数据也能充分地说明这一点。

水库电站又能带走水的动能,使水流携带的动能减少,这又能避免河水动能对两岸的切割。这些都既能保护两岸水土和动植物,更能使河流当中的鱼类获得更稳定的栖息条件,从而提高产卵率。而一些洄游类鱼类,如中华鲟等,则会在大坝下方形成新的产卵地。

专家表示:水库拥有枯时放水,有水时拦水蓄水的功能,因此可以长期维持河道的水面深度,避免两岸受到河水的反复侵蚀。

在古代洞庭湖、鄱阳湖的形成过程,实际上,也一直在改变中华鲟鱼的产卵习惯和产卵地。

实际上我们国家的防洪工程建设,从来也没有只注重水库,而忽视其它。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后,即使在举世瞩目的巨大的三峡防洪工程建设的同时,国家每年也要拿出几百亿的资金用于植树造林、堤防改造、分洪、滞洪等水利工程建设。长江上游开展了大规模的封山育林、退耕还林、退耕还草生态保护工程建设;长江中游一些河段的堤防经过几年的大规模建设,普遍加高了一点五至两米,加宽了四米;下游两湖地区也开展了大规模的退耕换湖等工作,使得长江的整体防洪能力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目前大型水库拦蓄、大江大河干流重点堤防的加固给防洪保安带来的作用很明显,但全国许多蓄滞洪区和中小水库建设历史欠账太多,部分蓄滞洪区连转移道路都没有,不具备分洪条件"的情况,也是我们不容否认的客观现实。从辩证的观点看,在人与自然灾害这一对矛盾中,即使再完备的工程,也不可能完全杜绝所有自然灾害的发生。所以,在任何时候,我们强调"防汛责任重于泰山",也总是有益无害的。

手段二: 造谣称美国拆除水坝是为修复生态

网络谣言就是称:"美国在拆除900座水坝之后,生态恢复惊人。"

事实上,并且美国境内共有8万多水坝工程,而中国水坝的数量尚不足美国的20%我们可以从各国水利开发利用率表格当中看出,美国虽然人口仅为我们的1/3,但美国的水利资源利用率却是我们的3倍之多!美国的确拆除了900个水坝不假,但美国拆除的这900个水坝是老旧的水坝,有些还要原址重建更大更好的水坝。

为了阻止中国人把自己建设成一个强大的没有水患的国家,美国组织了一批来自哈佛等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并将其输送回中国,在中国官场和水利系统大肆散播骇人听闻的谣言和伪科学。那么,如此明显的谎言被制造出来,欺骗中国的决策者,显然别有用心。

"当前,发达国家水电平均开发程度是70%,我国水电开发程度仅为34%,与此同时,水电'妖魔化'在国内已经蔚然成风。大力发展水电,澄清水电被'妖魔化'的问题,刻不容缓。"国家水电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隋欣指出。

 

 

(美国水坝数量,远超中国)

手段三:篡改新闻标题,曲解高层本意。

而还有一些媒体表示习总书记说:"再也不能搞水利大开发了。

实际上,这依然是误读。习总书记的原话表达得十分清楚。他说:"要用发展和创新来保护长江流域生态。是用"发展和创新"来保护,不是任由洪水泛滥,或任由江河湖海保持原始蛮荒状态,更不是让河流保持原封不动。

"水利部要求严控长江流域水利工程建设。"但这纯粹是标题党。

水利部从未这样说过,在水利部的原始新闻里,反而提出了科学规划和发展长江流域水利工程的规划。

我觉得我们国家的高层主要领导,已经意识到我们现代社会的防洪,决不能仅仅停留在古代的"大禹治水",满足于把洪水排走的层次上。然而,由于我国大型水电站一般都不属于水利部门管理,也许是行业的局限性,使得我们的一些的官员、学者和新闻记者的防洪意识,还远远的跟不上时代的需要。至今经常有人会用各种借口,对最重要防洪措施水坝、水库工程发表一些片面、否定的不利言论。以至于目前使相当多的公众对大型水坝水库----这种当代最重要的水利工程,产生反感、甚至抵触情绪。

某些媒体恣意篡改标题或捏造内容的行为就是对中国能源安全以及国家安全的严重威胁。

实际上,这种不开发的结果就是造成两江沿岸长期山体滑坡,植被被毁,山体荒漠化。"不开发"思潮的错误引导下,怒江目前为0开发,雅鲁藏布江基本没有开发。

有一位著名的"环保人士"、北京的"环保人士"叫汪永晨,她在反对怒江建坝的时候说道:怒江水电的发电量只有2千万度,这么一点电只要调剂一下就可以了吗,为什么为了这么一点电要把一条原生态的河流给破坏掉了呢?实际上大家只要看一下怒江建坝的规划书,就会知道它说的是装机功率是2千万千瓦,发电量是1千亿度。所以她连度和千瓦的概念都分不清楚,把2千万千瓦当成了2千万度,一下子把发电量降低到5000分之一。"一度等于多少千瓦?"这个大家在初中物理课就应该学过了。所以她连千瓦和千瓦时、发电功率和发电量都分不清楚,初中物理没有学好。初中物理没有学好本来也没有关系,但是你既然要反对怒江建坝,这些最基本的数据总应该掌握,不懂总应该问,总应该搞清楚吧,不搞清楚就在媒体上乱说,误导了多少人,利用自己的话语权,误导了许多不了解情况的人。

我们云南大学有一个教授,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原生态河流"。他说,怒江是一条完整的"原生态河流",我们应该为中华民族保留一条完整的"原生态河流",做为人类的参照系,这具有重大的意义。"原生态河流"这个概念,以前是没有人提过的,各位去查教科书也好,学术著作也好,从来没有人提过。他提出这个概念,究竟准确的意义是什么,是什么意思?还是光是在炒作一个新的概念,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新的学科的开创人,一个新的概念的提出人,然后就可以去申请国家经费呢?

关于这个"原生态河流",就已经在媒体上看到了。有人说"原生态河流"是没有任何阻拦的河流,没有任何人工干预的河流。但是我见到的资料说,在怒江的干流——支流就不说了,怒江的支流已经建了许多中、小型的水电站——在怒江的干流的上游,西藏境内的比如县,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就已经建了一个水电站。在怒江的下游,进入了缅甸境内,叫萨尔温江,现在已经开工在建一个大型的水电站。所以光是在怒江的干流,已经都有水电站了,这怎么还能说是"原生态"的河流呢?

水利工程是现代人类社会文明的产物,代表着现代科学书在水利防洪上的应用。从远古早期的河伯娶妻、烧香拜佛、修庙宇、跳大绳的迷信防洪,到前些年由于设施不足不得不千军万马的严防死守的人海战术,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经历了几个不同形式的"防洪"阶段。今天,当我们依靠现代科学技术,建造了比较完备的工程防洪体系之后,我们的防洪意识、防洪观念也要相应的有所转变。

我们真正要做的:一要强化预报预警,做好气象和水雨情监测预报。二要强化工程安全,着力抓好病险工程除险加固、水毁工程修复和抗旱应急工程建设。三要强化预案落实,特别是要把人员转移避险的预案落实到村到户到人,尽量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四要强化应急处置,认真落实防汛抗旱责任制,建立水旱灾害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机制。五要强化督导监察,严肃防汛抗旱纪律,切实做到令行禁止。

 

 

手段四:在不同专业领域散播谣言,导致中国科学家之间互相倾轧

目前中国有13亿人口,能源安全是保证我们这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基本因素,仅次于粮食安全。然而这些西方NGO组织和说客对中国的所有能源领域下手。他们还在不同领域的专家当中,灌输其他能源类型的谣言,导致专家之间互相倾轧。通过互联网炮制了大量抹黑水电、核电、火电的谣言。

确有不少学者喜欢哗众取宠的传播一些贬低水坝作用的错误观念。如,前不久在长江论坛上一位学者就批评说"不应该为了那么一点点的电力,三峡水库就着急蓄水"。且不说,学者的所谓三峡提高蓄水位的"那么一点点电力"所提供的是,要比开采让总理高兴得的睡不着觉的南堡大油田的还要大得多的能源。就是从三峡最重要的防洪作用来看,提高蓄水位也能把抵御长江20年一遇的洪水,提高到抵御百年、甚至千年一遇洪水的根本举措。

他们向水电专家灌输核电和火电的谣言、他们向火电专家灌输水电和核电的谣言、他们向核电专家灌输水电和火电的谣言。

这些年,周小平到了这三类能源行业多次,发现三个行业之间的专家彼此了解不多。

火电专家只知道自己有最新的脱硫脱硝以及掌握了发电不冒烟的技术,却以为水电会破坏生态,核电有辐射。核电专家只知道中国的快堆技术和可以选到十分安全的地质环境,与日本大不相同,但却以为水电会破坏生态,火电成天冒黑烟。

水电专家只知道水电不会破坏生态,反而有利于保护生态,但却以为核电有辐射、火电成天冒黑烟。

这年来,西方NGO组织和大量来华的专家学者,利用各类高端论坛向中国官员尤其是高层灌输错误的伪科学思想和反水电谣言,利用互联网大肆散播谣言,最终目的是要彻底摧毁中国的能源安全。

这种互相倾轧的结果就是,导致中国十三五期间的能源建设计划被大量搁置。核电没建成、水电不让修、火电又让关。这些现状,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中国的产业发展、能源安全,甚至是国家安全,必须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目前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我们的人均能源使用比起西方发达国家还少得可怜。中国并不存在产能过剩,也不存在电力过剩。这只是暂时现象。如果我们要13亿人都过上小康生活,要大力推进城镇化建设,要确保政权稳定,要跳出中等收入陷阱的话,中国目前的电力和产能都还远远不够。更别提,中国还需要更多的电力和产能来完成对"一带一路"的战略整合。

因此,保护能源安全,为水利工程,为中国能源行业正本清源,就是保护国家安全,泣血呼吁中'央高度重视。

手段五: 造谣称洪水是自然对人类修建河堤水库的报复

各国水利专家在会上军表示,俞孔坚的说法当中有些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对水坝和水堤的修建和利用率几乎都在90%以上,在有了良好的水利工程基础以后,他们才在这个基础上开展河道生态建设,而非拆毁水利工程,恢复成"原始状态"比如西方的挪威,瑞士,意大利,法国,日本,英国,美国以及德国等国家,

从美国哈佛来华的"专家"俞孔坚等人,撰文批判中国水利工程。

他表示自己这几年正在协同中国政府逐步拆除水利工程。逐步砸掉水泥河堤,恢复河滩。让青蛙产卵,让鱼儿畅游,让河流自然流淌,让生态植被恢复,然后发挥自然更好的"毛细血管"防洪功能。

同时,所谓"自然河流"更能抗洪的说法更是没有根据的,也经不起任何科学数据或历史检验。如若不信的话,您就看一下在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大型水利工程,两岸没有一点水泥河提,全是水草丰满青蛙鱼类且铺满鹅卵石滩的时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况吧。

1935年,长江再发水患,死亡人数14.5万人之多,数百万户受伤。1954年,长江再发大洪水,死亡人数3.3万,受灾人数1880万人。1998年,长江大洪水。死亡3004人,受灾人口近亿人。2016年,长江再发大洪水,受灾人数和死亡人数还未完全统计完成,但死亡人数为两位数。

1911年长江大洪水,淹死10万人,造成数百万人无家可归。1931长江再发大洪水,武汉也是重灾区。当时南京政府发表声明,全国16个省内8000万人受灾!仅汉口城区有八千人被淹死!!尸体满地漂浮,其他城区淹死人数不可靠,粗略估算在40-400万人左右!其中145000多人死于泄洪!!而1931年这样的大洪水,在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每一次都会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

事实上,益阳等全国多地在这种"自然修复"思潮的推动下主动拆除了大量河提,与2016夏季全国突遭大范围的内涝是有一定关联的,幸亏大坝暂时还没有拆除,所以还能拦截洪峰调节流量,因此2016年只是洪水泛滥而并没有出现人民大规模的死亡。 

而从1911年到2016年期间,就是中国的水利工程开发利用率从1%走向34%的过程因此,我们完全可以看到,水利工程不仅是利国,而且利民。不仅不会破坏生态,反而会保护生态。因此,从这些常识性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哈佛来华教授俞孔坚所推行的"自然河道"抗洪说,根本是毫无道理的伪科学,堪比当年著名的"水变油"骗局。

"防汛抗洪,人命关天,必须立足防大汛抢大险,狠抓各项措施落实,绝不可麻痹大意、心存侥幸"。然而,所不同的是防汛"措施落实"不应该是别的,主要就是要保证各种水利工程的正常作用发挥。而所谓的"不可麻痹大意、心存侥幸"既不应该是求神拜佛的祈求神灵保佑,也不应该是再动员百万军民,做好上长江大堤上去做好严防死守的准备。否则,不仅是对我们国家几年来水利水电工程的巨大讽刺,而且,这样也会让我们水利工作者们无颜再面对一贯支持着我们的江东父老。

像那些所谓的"环保人士",根本和环保不搭界的,他们的理由纯粹是在胡说八道。所以我现在掌握的情况还不充分。相信也有一些很好的理由来。他们那些"环保人士",从来不把专家放在眼里,个个以专家自居,明明是学经济的,经济系的,一谈就谈地质问题,水利问题。

他们这些"环保人士"都自称是NGO,是非政府组织,这些"环保组织"许多实际上是拿国外有政治背景的组织的钱的,像这样的还能不能算NGO,我觉得可以商榷。

当然在这些年的发展过程中,中国先后经历了必要的前期基础工业建设和铺垫时期,因此这些工业化基础建设过程也的确对河流造成了一些污染。但这些污染的账却莫名其妙被算在了水利工程头上。

然而在洪水泛滥之际,哈佛来华学者俞孔坚却表示,这是自然对人类修建水泥河提大坝的报复。言下之意就是拆的还不够,还要继续拆。但蹊跷的是,俞孔坚如此憎恨现代水泥水利工程,但他却只呼吁中国拆掉,从不肯回去把美国建设的更多的几万座水泥水库和河提段拆掉。似乎直到中国把自家的水利工程拆成19311937年那样,他才会满意。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