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说说中国水电【坝】占世界的意义
2018/1/11 13:23:41    新闻来源: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为"一带一路"和走出去的中国水电正名

作者:水博

 

最近,有一篇《中国水电"坝"占世界的思考》的文章(下称:文章)在网上传播。文章阐述了大量的中国水电走出去事实,但是,文章对此所作出的评价,却让人大跌眼镜。要评判这篇文章,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水库大坝的建设对一个国家来说,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必须承认,由于发达国家早就完成了水库大坝的建设,所以,为了不让一些欠发达国家也像他们一样享受现代文明,发达国家的一些极端环保组织就发动了一场全球性的环保运动"反坝"。然而,我们根据统计数据又发现,发达国家的水库大坝建设,尤其是反映其水资源调控和水力发电效果的水资源开发和水电开发程度,普遍都要比发展中国家高得多。

目前,发达国家的水资源开发程度和水电开发程度,平均都在70%以上,而发展中国家的水电开发程度,平均只有20%多。虽然,我们中国的水坝建设数量很多,但是我国的水资源和水电开发程度却并不算高,按发电量计算目前还不到40%。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是由于中国的特殊地形特点所决定的。大家都知道,世界的屋脊在中国,所以,中国的河流普遍都坡降陡、落差大。这一特点在给了我国丰富的水能资源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国家所建设的同样的大坝,所能拦蓄的洪水总量普遍都比较小。例如,我国和美国的天然水资源总量基本相似,都是2.8万亿立方米,我国的水坝建设的总数有9万多座,而美国只有8万多座,但是,美国的水库蓄水总量却比我国高得多。一般来说,水库蓄水总量与河流径流量之比称为库容系数,美国的库容系数是0.6,而我国只有0.3左右。这就导致美国的汛期洪水大部分都能存储在水库里,而且到了枯水季节,他们又有更多的水资源可以提供。而我国由于水库蓄水能力相对薄弱,水资源调节不足,经常会造成洪水和干旱灾害交替出现。

从上面中美之间的水库大坝比较,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国家的水坝数量和水电装机及发电量,并不一定能反映出这个国家的现代化发展程度,而客观反映这一程度的只有这个国家的水资源开发程度和水电开发程度(一般来说水资源开发程度与水电开发程度高度相似)。在2007年,联合国曾经做过一项调查,发现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程度(人类发展指数),基本上与各个国家的人均水库蓄水量(也可以认为是水资源开发程度)成正比。也就是说,无论是理论上还是现实中,基本上都能反映出这样一个客观事实: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离不开这个国家的水资源和水电开发。

客观地说,不少发达国家的极端人士,是不愿意发展中国家也像他们一样实现现代化的,他们希望这个世界能够保持不平衡、不平等的现状。所以,对于国家现代化发展最重要的水库大坝建设和水电开发,尽管发达国家自己早已经做完了,但是,他们却极力反对发展中国家效仿。因此,在国际社会曾经充斥着各种以环保名义的"反水坝"欺骗宣传。上个世纪末的时候,这种"反水坝"的欺骗宣传达到了顶峰。1996年联合国的世界可持续发展高峰会议,因为反对水库大坝建设,还曾经作出过否认大型水电的可再生能源地位的决议。后来,在中国和一些非洲国家以及有关国际组织的共同努力下,这种诬蔑水库大坝的极端环保谣言才在联合国层面被更正。2002年的世界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上,到会的192个国家领导人一致同意,恢复大型水电的可再生能源地位,并且发出倡议,鼓励发展中国家积极开发水电。尽管如此,一些发达国家的极端环保组织,为了不让发展中国家迎头赶上,仍然在各种场合坚持各种"反水坝"的欺骗宣传。

文章作者所说的"通过对埃及阿斯旺大坝工程的反思,人们发现,水库大坝工程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对社会结构的破坏,远远超过所谓的经济效益。从二十世纪七十年起这成为一个过时的发展模式。西方国家逐步放弃了这个发展模式,世界银行停发对水库大坝项目的贷款,发展中国家又缺乏建造水库大坝的资金。中国是唯一的例外。"就是一种欺骗性宣传。" 世界银行停发对水库大坝项目的贷款"在联合国被反水坝的宣传欺骗之后,确实曾出现过。但是,根据2002年世界可持续发展高峰会议的精神,世界银行已经于2004年全面恢复了对水电项目的资助2009年世界银行发布的《水电发展报告》对水电开发的评价是"减贫""减碳"。世界银行认为,水电是实现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最重要手段。所以,例外的不是中国,而是反水坝的造谣者。

再比如,我们大家以前都经常听到"美国已经进入了拆坝时代"的宣传。其实,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人类社会目前调控天然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矛盾的唯一手段,还只有蓄水、调水。炒作美国拆坝,只不过是利用美国的水坝管理比较规范,失效的水坝不能随意被废弃,必须要有能够恢复生态的"拆坝"程序。对于美国拆坝的传言,我们曾经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当面问过美国垦务局局长,他非常明确的回答说,美国拆的都是失效、废弃的小水坝,有用的大坝美国一座都没有拆,而且也决不会拆。其实,美国垦务局长的话,也能从美国的统计数据中得到体现。多年来,无论是美国的水库蓄水总量还是美国的水电装机量都没有出现过减少。也就是说,美国水库大坝的作用丝毫也没有降低过。特别是20172月美国加州的奥利维尔大坝出现了险情,当地政府宁可紧急撤离20万人也要修复大坝而决不拆坝的现实,再次拆穿了"美国进入拆坝时代"的谎言。

宣扬美国拆坝的欺骗性在于:建水坝是破坏生态环境的,美国已经接受了教训,开始拆坝了,你们发展中国家千万不要学美国,再走建水坝这个弯路了。而事实上,美国今天的社会现代化和良好的生态环境,恰恰都是得益于美国完善的水库大坝建设。不仅如此,任何发展中国家要彻底摆脱贫困,真正实现现代化,其实都离不开水利水电开发(水库大坝建设)这条必由之路。因此,从这个意义上看,文章所总结的《央企海外建设水库大坝的最大优势和最大弱点》也是矛盾百出。

文章认为"央企海外建设水库大坝的最大优势"是带着钱来,"央企海外建设水库大坝的最大弱点"是效益不高。众所周知,投资发展中国家都必须要"带着钱",因为发展中国家之所以落后,就是因为没有钱,不具备投资基本建设的能力。以往的发达国家投资发展中国家也是要带着钱去的,所不同的是,他们投资的着眼点不同,他们看重的是投资的回报,而我们注重的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共同富裕。所以说,带着钱参与海外建水库大坝,既不是我们的专利,也不是我们的特点,更谈不上是什么优势。我们的优势是在水库大坝的建设技术上。由于我们国家的水能资源丰富,又开发得比较晚,具有明显的结合了近代新技术的后发优势,所以,很多工程难题在我们面前都不在话下。例如,文章作者在文中对水坝建设特别担心的"影响下游水情;坝址位于地质断层,地震时会有垮坝危险"等问题,对于我们中国的工程建设者,都已经不再是什么问题。以2008年我国汶川地区的特大地震为例,震区内的2千多座水库大坝,没有一座出现垮坝的。这些鲜活的事例,能不让世人对中国的水坝建设水平刮目相看吗?

说到效益,作者的说法更是离谱。文章说"央企建设水库大坝的最大弱点,就是经济效益差。三峡工程是国内经济效益最好的,但是在国际上一对比差很多"。紧接着,作者举例说"三峡工程发电装机容量2250万千瓦,2014年发电988亿千瓦时,为最高纪录;巴西和乌拉圭的伊泰普发电装机容量1400万千瓦,最高纪录为2013年发电986亿千瓦时"。表面上看,三峡的装机比伊泰普高出了不少,但是,年发电量却几乎相等。因此,作者解释说三峡的效益比伊泰普要差很多。

而事实是,三峡的装机之所以高,是因为三峡水电站一方面要担负防洪、供水等水资源调节的重任,另一方面要担负着为电网调峰的任务。所以,三峡装机容量就必须要大一些,这样在电网需要的时候三峡可以多发电,在电网负荷低的时候三峡的机组就可以停下来一部分。因此,可调节的水电站的发电利用小时数低,不仅不是坏事,而且可能还是大好事。这说明三峡所发的电,都是配合电网调峰需求的优质电。我国三峡刚开始建设的时候,装机只有1820万千瓦,但是后来根据我国电网发展调峰的需求,我们又增加了一个地下厂房420万千瓦,这增加的420万千瓦,理论上并不会增加年发电量,但一定会大大提高三峡发电的品质。除此之外,三峡的首要任务是防洪,每年为了防洪三峡水库的水位必须要下降到汛限水位145米,较正常水位175米降低了30米。经过测算,三峡水库每年汛期一米水头的发电量大约是5亿度,也就是说三峡水库为了下游防洪每年几乎要减少发电量150亿度。不过,大家不要担心,这些都只是暂时的现象,我们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随着我国长江上游一系列梯级水库的建设,三峡的发电量一定会不断地增加,远远地把伊泰普甩在后边,绝对是必然的结果。

 

说到效益,文章的作者还提到了电价。作者说"三峡工程上网电价每千瓦时0.25元,加上电网输送费,到居民家的电价不低于每千瓦时0.50;伊泰普工程到居民家的电价为每千瓦时0.04美元"。这种说法其实是一种欺骗,三峡发的电到了用户家里,决不光是过网费的问题,还有其他电源的成本。巴西的水电丰富,所以,居民电价较低确实不假。我国居民到户的电价之所以达到0.5元,主要是因为我国的电力构成中便宜的水电比较少,不仅有大量的煤电价格较高,还有我们大力发展的风能、光伏等价格更高。即便如此,伊泰普0.04美元的电价,汇率换算也是高于三峡0.25元的上网电价。更何况三峡和伊泰普电站的效益,差距到底有多大?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事实。我记得前不久好像是,三峡收购了巴西的第二大水电企业,而不是身在巴西的伊泰普。因此,三峡和伊泰普的效益,孰好孰差,社会上自有公论。

其实,中国水电的最大优势就是水平高、效益好,最大弱点就是宣传不足,甚至还经常会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诬蔑、诋毁。文章后面,作者自己也曾引用汪恕诚的话说: "水电'一带一路'宣传得不够,核电和高铁走出去的品牌影响力已经形成,虽然水电现在走出去的也不少,但是没有明显的把它提出来,借助'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水电也应该冲到前头去。"。这话一语道出中国水电走出去的软肋,说的真是十分准确。

文章作者在《坝"占"世界的后果》一节中提到的移民、生等态问题,也确实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不过,这些问题我们也非常有必要强调一下,世界银行对水电作用"减贫""减碳"的评价,其实就是水电的移民和生态作用的最重要肯定。在国外极端势力的挑唆下,缅甸的密松水电站确实被叫停了。但是,已经搬迁的一些密松电站的少量移民,却因为密松水电站的建设改变了命运。记得当年缅甸政府,曾经组织各国使馆的夫人们参观过密松的移民新村,毕竟移民新村的新房子是他们自己努力一生也很难实现的。据说就是移民区学校里配备的计算机教学设备,也是缅甸国内其他地区难以见到的。参观过的大使夫人们,无不赞同世界银行的水电开发"减贫"的结论。至于苏丹麦洛维水库大坝工程,曾经因为移民冲突,死了四个人,也并不值得作者大肆炒作。当年,美国在开发水电的时候,因为土地冲突死掉的印第安人不知有多少个。至今,美国发明的"工程师兵团"军事化开发水电的做法,还是被很多国家沿用。

最后,我们看看文章作者的"到目前为止,央企在海外建设水库大坝工程,投资总额很大,很鼓舞人心,几百亿美元,几千亿美元,坝"占"世界,但是总体上还都是赔钱赚吆喝的买卖。"结论是否有道理?

对此,作者的论据是"央企在海外建设水库大坝的风险很大,这是因为所在国政治不稳和爆发经济危机的可能性大。一有风吹草动,中国的大笔投资很可能是血本无归。由于工程项目多是中国国家银行担保,形成坏帐,最后还是由中国的纳税人承担,缅甸密松大坝就是最好的例子。"。应该说,这种说法毫无法律依据。密松电站虽然被叫停了,但是,至今并没下马不建的结论。如果,真的下马不再建设的话,那么按照中缅两国政府和有关企业的约定,缅方需要在经济上承担违约责任,承担风险的应该是违约国的纳税人。因此,作者不要用这些缺乏法律依据的推理,来诬蔑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合法投资。

客观地说我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之所以能得到全球多数国家的积极响应,就是因为中国提倡的共享发展成果的新理念,与过去的发达国家投资发展中国家主要是为了赚大钱不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主要是 "授人以渔",是要让发展中国家从根本上摆脱贫困,实现现代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作为国家实现现代化的最基础设施,水库大坝的建设绝对是重中之重。这就是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能够得到积极响应,中国水电"坝"占世界的局面出现的根本原因。

总之,能够帮助当地脱贫的项目,我们有什么理由担心回报?况且,近年来,我们的很多国企已经在海外完成了这么多的项目,走出去的企业的经济收益如何?国外的民众反映到底怎么样?大家都可以看得见、感受到。不可否认,众多"坝"占世界的中国企业,都是上市公司,与这些公司的亮丽业绩相比,《中国水电"坝"占世界的思考》一文的骗人说法是不是显得苍白无力?

 

参考文章:中国水电"坝"占世界的思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