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中小光伏企业破产潮来袭?
2018/7/4 8:12:02    新闻来源:中国能源报

“531新政”满月,行业生存状况调查——

■本报记者 董欣 《 中国能源报 》( 2018年07月02日   第 02 版)

  “中小企业破产潮是一定会出现的”,“如果户用政策不调整,下半年国内可能一台逆变器也卖不出去”,“光伏行业下游过热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事情”……

  距离三部委联合下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531新政”)已过1月,光伏行业正处剧变漩涡之中,洗牌已拉开序幕——多家企业生产线停摆或开工率不足5成,尽管普通地面电站仍旧执行2017年标杆电价,持续多年的 “6·30”抢装潮并未如期涌现,光伏单、多晶龙头企业频频降价,振发新能源、青岛奥博等光伏企业陆续被爆出欠薪或破产,逆变器降价潮中有企业降幅高达50%……我国光伏产业似乎一夜之间进入“冷冻期”,是“寒冬”将至还是优胜劣汰后实现整体升级?

  最后挤水分的过程

  “531新政”后,整个光伏行业似乎蔓延着悲观情绪,而6月以来接二连三爆出的相关企业破产新闻,某种程度上加重了这种感觉。截至记者发稿前,定位于光伏建筑一体化应用产品的浙江合大破产的消息亦被内部人士证实。

  光伏行业是否即将迎来一轮“破产潮”,这笔账是否都该算到“531新政”头上?

  一位来自企业的受访者表示,“我不敢肯定有破产潮,但一定会出现停产潮、关停潮,但目前爆出有问题的企业并不能归咎于新政。”

  上述人士认为,在曝出问题的企业中,“531新政”只是起到导火索的作用,“实际上矛盾积累隐藏已久,有些企业自身信用有问题,又盲目扩产,最后骑虎难下。”比如振发新能源被证实近15个月未发工资,浙江合大内部人士也透露,“SNEC会议前已经坚持不住,现在破产只是恰好赶在新政宣布后而已。”

  多位受访者表示,真正由“531新政”引发的中小企业“破产潮”或从7月开始。“一些小企业可以咬牙坚持1个月,7月后考验正式来临,终端企业将最先坚持不住。”某光伏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记者,“破产潮可能贯穿第三、四季度,甚至延续至2019年第一季度。”他认为,一些不具备核心技术和核心人才、战略布局不科学的中小企业,将最先受到冲击并出局。

  “未来两三年内,整个光伏产业尤其是制造端可能比较难受,这是光伏全面平价上网前,最后挤水分的过程。”某国内领先的大型光伏电站开发商总经理认为,这个过程是光伏行业整体提升,迎接平价上网的必然环节。

  降价幅度和频次加剧

  去年末至今年初,国内主流大厂单多晶价格就交替下降,“531新政”后,降价幅度和频次愈加惹人注意。

  根据光伏分析机构PV InfoLink的报告,新政以后,多晶供应链价格溃堤。6月25日,单晶巨头中环股份公布最新调价信息,而这距离它六月中旬一次性调价近0.6元/片不到一周。单晶另一巨头,隆基股份也在六月中旬进行了本年度内第7次价格下调,创下价格跌幅14.1%的新高。有业内人士称之以“壮士断臂”的方式来巩固市场地位。集邦新能源分析师认为,大型企业主动降价反应了从制造成本和硅料议价能力提升所带来的成本下降,也会给小厂带来更加明显的市场压力。

  这些小企业是如何出现并生存下来的?国内某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李某给出了他的理解,2016年、2017年连续连续两年分布式市场大爆发,一线厂商和二线厂商的供不应求,催生了一批落后产能复苏。

  PV Infolink的相关报告也侧面印证了上述观点,2017年第二、三季度一线厂商产能不足以供应市场需求,使得小厂开工率极高,且全环节出现缺货现象。

  另外,李某认为全球光伏产业需求不断增长,市场集中度不高加上产业门槛偏低,在光伏补贴和旺盛市场需求带动下,投入较少即可较高,也吸引了批量“赚快钱”的投机者进入,其中分布式光伏问题尤多。

  “这是解决3年前甚至是10年前要完成的事情,这些年大批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依靠强力补贴存活下来。”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红炜持有相同观点。他预计,未来大型地面电站运营企业将保持在10家左右,分布式企业乐观情况也仅需五六百家,但现在则有10万家左右。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光伏新增装机中80%为分布式光伏电站,新增装机同比增长2倍多。某机构相关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SNEC期间,以代工形式存在的分布式组件产能超10GW,超低的经营成本带来超低的报价和堪忧的质量,干扰着光伏市场有序发展。

  “补贴退坡机制没有跟上技术进步速度,导致分布式利润率还是比较高的,不控制规模未必是好事。同质化产品的扩充,已经导致项目开发成本上升,路条和接并网成本增加,非技术成本反而降不下来。即使不出台新政,高效产能扩张也会淘汰掉低效产能,现在只是加速了淘汰过程。”李某补充道。记者也了解到,部分一线企业的产能扩张计划依旧在推进。

  迎来春天?

  “根据统计数据,一线企业运行情况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海外市场口碑好的企业。二线企业和中小企业确实有停产现象,产能利用率下降,甚至产能闲置。” 针对部分行业内人士关于“这将导致我国光伏失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全产业链优势”的担忧,李某则认为这反而是“健康现象”。

  “跳出圈子,光伏行业精细管理和成本控制潜力巨大,在'531新政'带来的洗牌过程中,不乏会有新秀产生。另外,政策也在引导企业加速科技攻关。”某一线企业市场总监胡某告诉记者,很多企业在迅速完成转型或者谋求新突破口,比如展开全产业链和关键技术的联合攻关。

  “高质量发展是好思路,新政没有缓冲期,让券商和银行反应过激,资本市场的强烈波动给光伏企业造成很大困惑,由政策引发的破产潮甚至失业潮值得深思。”某不愿具名人士表示,尽管有人员调整等客观原因,希望政策制定部门能及时关注到行业,“不要离企业和市场太远。”

  北控清洁能源电力有限公司总经理雷涛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光伏春天的到来有两个标志——实现市场化交易和去补贴。在电改大背景下,分布式光伏改革在细节上的逐渐突破意义重大;但尚有很多机制需要理顺,比如补贴拖欠、融资成本、电网消纳、土地成本和弃光限电等。

“531新政”满月,行业生存状况调查——

中小光伏企业破产潮来袭?

■本报记者 董欣 《 中国能源报 》( 2018年07月02日   第 02 版)

  “中小企业破产潮是一定会出现的”,“如果户用政策不调整,下半年国内可能一台逆变器也卖不出去”,“光伏行业下游过热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事情”……

  距离三部委联合下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531新政”)已过1月,光伏行业正处剧变漩涡之中,洗牌已拉开序幕——多家企业生产线停摆或开工率不足5成,尽管普通地面电站仍旧执行2017年标杆电价,持续多年的 “6·30”抢装潮并未如期涌现,光伏单、多晶龙头企业频频降价,振发新能源、青岛奥博等光伏企业陆续被爆出欠薪或破产,逆变器降价潮中有企业降幅高达50%……我国光伏产业似乎一夜之间进入“冷冻期”,是“寒冬”将至还是优胜劣汰后实现整体升级?

  最后挤水分的过程

  “531新政”后,整个光伏行业似乎蔓延着悲观情绪,而6月以来接二连三爆出的相关企业破产新闻,某种程度上加重了这种感觉。截至记者发稿前,定位于光伏建筑一体化应用产品的浙江合大破产的消息亦被内部人士证实。

  光伏行业是否即将迎来一轮“破产潮”,这笔账是否都该算到“531新政”头上?

  一位来自企业的受访者表示,“我不敢肯定有破产潮,但一定会出现停产潮、关停潮,但目前爆出有问题的企业并不能归咎于新政。”

  上述人士认为,在曝出问题的企业中,“531新政”只是起到导火索的作用,“实际上矛盾积累隐藏已久,有些企业自身信用有问题,又盲目扩产,最后骑虎难下。”比如振发新能源被证实近15个月未发工资,浙江合大内部人士也透露,“SNEC会议前已经坚持不住,现在破产只是恰好赶在新政宣布后而已。”

  多位受访者表示,真正由“531新政”引发的中小企业“破产潮”或从7月开始。“一些小企业可以咬牙坚持1个月,7月后考验正式来临,终端企业将最先坚持不住。”某光伏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记者,“破产潮可能贯穿第三、四季度,甚至延续至2019年第一季度。”他认为,一些不具备核心技术和核心人才、战略布局不科学的中小企业,将最先受到冲击并出局。

  “未来两三年内,整个光伏产业尤其是制造端可能比较难受,这是光伏全面平价上网前,最后挤水分的过程。”某国内领先的大型光伏电站开发商总经理认为,这个过程是光伏行业整体提升,迎接平价上网的必然环节。

  降价幅度和频次加剧

  去年末至今年初,国内主流大厂单多晶价格就交替下降,“531新政”后,降价幅度和频次愈加惹人注意。

  根据光伏分析机构PV InfoLink的报告,新政以后,多晶供应链价格溃堤。6月25日,单晶巨头中环股份公布最新调价信息,而这距离它六月中旬一次性调价近0.6元/片不到一周。单晶另一巨头,隆基股份也在六月中旬进行了本年度内第7次价格下调,创下价格跌幅14.1%的新高。有业内人士称之以“壮士断臂”的方式来巩固市场地位。集邦新能源分析师认为,大型企业主动降价反应了从制造成本和硅料议价能力提升所带来的成本下降,也会给小厂带来更加明显的市场压力。

  这些小企业是如何出现并生存下来的?国内某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李某给出了他的理解,2016年、2017年连续连续两年分布式市场大爆发,一线厂商和二线厂商的供不应求,催生了一批落后产能复苏。

  PV Infolink的相关报告也侧面印证了上述观点,2017年第二、三季度一线厂商产能不足以供应市场需求,使得小厂开工率极高,且全环节出现缺货现象。

  另外,李某认为全球光伏产业需求不断增长,市场集中度不高加上产业门槛偏低,在光伏补贴和旺盛市场需求带动下,投入较少即可较高,也吸引了批量“赚快钱”的投机者进入,其中分布式光伏问题尤多。

  “这是解决3年前甚至是10年前要完成的事情,这些年大批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依靠强力补贴存活下来。”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院长红炜持有相同观点。他预计,未来大型地面电站运营企业将保持在10家左右,分布式企业乐观情况也仅需五六百家,但现在则有10万家左右。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光伏新增装机中80%为分布式光伏电站,新增装机同比增长2倍多。某机构相关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SNEC期间,以代工形式存在的分布式组件产能超10GW,超低的经营成本带来超低的报价和堪忧的质量,干扰着光伏市场有序发展。

  “补贴退坡机制没有跟上技术进步速度,导致分布式利润率还是比较高的,不控制规模未必是好事。同质化产品的扩充,已经导致项目开发成本上升,路条和接并网成本增加,非技术成本反而降不下来。即使不出台新政,高效产能扩张也会淘汰掉低效产能,现在只是加速了淘汰过程。”李某补充道。记者也了解到,部分一线企业的产能扩张计划依旧在推进。

  迎来春天?

  “根据统计数据,一线企业运行情况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海外市场口碑好的企业。二线企业和中小企业确实有停产现象,产能利用率下降,甚至产能闲置。” 针对部分行业内人士关于“这将导致我国光伏失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全产业链优势”的担忧,李某则认为这反而是“健康现象”。

  “跳出圈子,光伏行业精细管理和成本控制潜力巨大,在'531新政'带来的洗牌过程中,不乏会有新秀产生。另外,政策也在引导企业加速科技攻关。”某一线企业市场总监胡某告诉记者,很多企业在迅速完成转型或者谋求新突破口,比如展开全产业链和关键技术的联合攻关。

  “高质量发展是好思路,新政没有缓冲期,让券商和银行反应过激,资本市场的强烈波动给光伏企业造成很大困惑,由政策引发的破产潮甚至失业潮值得深思。”某不愿具名人士表示,尽管有人员调整等客观原因,希望政策制定部门能及时关注到行业,“不要离企业和市场太远。”

  北控清洁能源电力有限公司总经理雷涛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光伏春天的到来有两个标志——实现市场化交易和去补贴。在电改大背景下,分布式光伏改革在细节上的逐渐突破意义重大;但尚有很多机制需要理顺,比如补贴拖欠、融资成本、电网消纳、土地成本和弃光限电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