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十年经典回顾 - 小水电困局
2018/10/8 7:11:05    新闻来源:能源杂志

作者:李泽民

编前语:

敬爱的读者朋友们,我们《能源》杂志即将迎来创刊十周年的日子,感谢您与我们一起走过了能源产业这极不平凡的十年。

见证和记录能源界让人惊心动魄的转型和改革,是这个时代给予我们的礼物,也是我们的荣光,更是我们的使命。

过去十年是能源产业商业故事最多的时代,也是能源产业英雄辈出的华年。十年来,我们始终按照中国最好的能源商业期刊来要求自己,报道和参与了能源行业诸多重大的事件。

在此,我们特摘选《能源》杂志十年来的经典文章再次发表,与读者朋友们一起回顾能源行业的峥嵘岁月,回首那些人那些事。

今天,我们刊发的是2011年12月刊的文章。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源杂志” ID:energymagazine 作者:李泽民)

一个小水电试点县,试图在开放投资与严苛环评间寻找它的生存之道。

1.jpg

晚上八点多钟,天已全黑,王彦利走上河堤,打开了电筒,光芒射出去的尽头,是冶河水在五米落差处奔腾的声响。

这条在山西境内以绵河为名的河水,周转出太行山后,进入河北平山,当地人又称之为冶河,王彦利看着不息的流水说,“这流出去的可都是钱啊。”

早前做煤炭生意的他,自去年来在这条冶河上,选好了三处可以修建小水电站的地方,共投资约有900多万元。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就绪,然而“环评”成为这些小水电站上马的最大制约,“我们已把相关资料提交省环保厅,他们不给我们批复。”

根据记者实地了解,河北平山县是我国小水电站试点县市之一,全县有27座水电站,这些水电站全没进行环评。无论是已经上网发电的、还是目前正在建设的,统统都没有环评手续。但是仍有相当数量的水电站在执意修建,这引发当地村民不满。

在这背后,是我国对整个江河流域环评的滞后与当地经济利益欲动的矛盾凸显,亦折射出小水电站管理之困和生态环境保护之忧。

01

龙窝截水

60多公里的卸甲河,与治河一样,同是滹沱河的支流,基本全在河北平山境内蜿蜒流淌。现在的卸甲河上,已有了6座小水电站。

如今,这里仍在动工上马新的电站项目。一座投资600多万元的名为龙窝的小水电站,再次“造访”这条不堪重负的河流。该水电站位于平山县蛟潭庄镇下龙窝村下600米处的河道左岸,靠近土楼村、木月村等,从今年年初开始,原本平静的这里,被开凿隧道的机器轰鸣声所打破。

2.webp (1).jpg

隧道所在位置在卸甲河左岸的山上,走过小桥,往上爬行100多米之后,隧道口即在眼前,直径两米左右的隧道,已经打出了近五十米深。

记者在龙窝水电站隧洞工程中标公告中看到,该水电站整体工程包括,拦河坝、明渠、隧洞和厂房四部分,共需通打四个隧道。

其中1号、2号隧洞工程总长1817.2米,洞内石方开挖7268.8立方米。3号、4号隧洞工程总长1423.4米,洞内石方开挖5693.6立方米。

木月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由于水流从隧道而过,从进水口所在位置的杨家岭,到坐落在河旁的木月、上龙窝、下龙卧、西苇园等村将会没有水用。记者了解到,此水电站的建设单位为蛟潭庄镇镇政府,施工单位为邢台市水利工程建安有限公司,总承包商为石家庄大山深处农林开发有限公司。

对于村民所言“无水可用”的担忧,大山深处农林开发公司总经理白秀军向记者表示,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出现,因为发电只在汛期。

白秀军指出,这些村子的位置高于河流,庄稼灌溉和人畜饮水,都取之地下水,即便造成河水断流,也不会对村民造成多大影响。

3.webp (1).jpg

蛟潭庄镇镇长高成虎则解释道,在修建龙窝水电站之前,已经做了详细的调查研究,建成之后给村民留有用水接口等。

而木月村村支书告诉记者,卸甲河一年四季本来水小,修建之后肯定将会断流,旁边几个村子的一千多口人,平素生活用水大都来源于这条河。为了保住河流的顺畅,这些村子跟在建龙窝水电站的对立,逐渐升级。今年六月,施工队与村民发生了冲突,有村民受伤。

实际上,早在2005年龙窝水电站就准备筹措上马,当时遭到周边数个村子的强烈反对,其后这项工程暂时被搁浅下来。

这一年,河北省发改委在龙窝水电站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中,“同意该水电站提出的建设方案,项目由平山县蛟潭庄镇政府承建。”

该批复显示,项目建设年限为2004年到2005年,主要建设内容及规模:修建引水渠3980米,拦河坝防洪标准为10年一遇洪水设计、30年一遇洪水校核。批复中指出,项目总投资643.668万元。资金来源方面,申请国家投资265万元,河北省水利厅补助120万元,项目建设单位自筹258.668万元。平山县水务局副局长范强告诉记者:“当时由于国家只给了200多万元的支持,地方还需要配套近400多万元,所以资金一直没能到位。”

在此情况下,龙窝水电站一搁就是六年,直到遇见大山深处农林开发公司——这家成立仅仅只有两年多的企业。白秀军自信地表示,最终需要筹集的400万元资金现在不成问题,于是今年重启龙窝水电站的建设。

记者通过工商局网站查寻得知,大山深处农林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8月14日,经营范围为农林种植,农副产品销售,观光旅游、农产品采摘,注册资金100万元。

而在水利部等部委出台的《关于加强小水电站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中称,从事小水电开发的项目业主,应取得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发的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包括水电开发业务。

显然,大山深处农林公司不合要求,对此白秀军认为,“我们只是一个总的承包商,其后将具体的各项任务承包给其他公司。”

在县水务局的对面,大山深处农林公司“隐于”一栋低矮楼房的二楼,几间屋子里摆放着桌子,显得局促而逼仄。就是这样一家连平山县水务局多数官员并不知晓的公司,已经承包了三个小水电站的建设,另外一家名为石坡湾的水电站,尚未动工。

02

收益诱惑

龙窝水电站在拖延了六年之后,显然有些等不及,及早竣工成为蛟潭庄镇政府和大山深处农林公司的共同愿景。

根据上龙窝村一位知情人士的介绍,蛟潭庄镇政府作为水电站的建设单位,除去白秀军之外,镇上四五位干部都有参股。对此,白秀军和高成虎予以否认。

而另外遭当地村民强烈质疑的是,龙窝水电站是“镇政府跑来的项目”,缺乏科学依据和论证。记者注意到,在目前新建水电站仅有50米处的地方,还有一个旧的龙窝水电站,在1977年由9个村子合建,1980年正式发电,现在还在服役。

4.webp.jpg

龙窝水电站可行性报告、有关部门批准的方案,没有考虑已经在使用的旧龙窝电站的设备更新问题。如果新的建好之后,旧的将因为无水发电而报废。对此,村民们质疑,这是蛟潭庄镇利用建设水电站的目的,变相地侵吞、浪费国家财产。

而根据平山县水务局副局长范强的说法,在当前27座水电站中,正在“服役”的目前有22座,另有5座包括龙窝水电站在内,属于在建水电站,将来平山还将发展一批。初步估算未来平山的水电站规模,预计能达到40座左右。业内人士认为,小水电扩建更多的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量。

以龙窝水电站为例,通过经济效益分析,该项目的财务内部收益率为12.2%,工程项目的全部回收年限为10.9年,投资利润率为10.3%。

王彦利向记者表示,自己凭借煤炭生意完成原始积累之后,经过各方面的考虑,决定投资建设水电站,一方面是考虑到投资回报率稳定。

范强和高成虎都说,水电站是个长线产业,现在当地的水电站收益并不是太好,问其原因,他们表示现在用来发电的水流不如以前的大。

即便如此,这还是吸引着如王彦利等人的介入。亦有业内人士表示,一座小水电站,投资之后的七、八年内,就能收回投资,利益可观。

对于当地政府来言,水电开发对当地财政仍有可观的贡献。平山县小水电管理处处长韩国庆告诉记者,由于每年的发电量都不一样,来自水电的收入也就不同。

其具体的收入计算是,年收入50万元以上的小水电站,需要上交给财政6%,而年收入在50万元以下的水电站,需要交3%的税收。

平山环保局副局长范强告诉记者,平山县每年水电站的发电量在3000万千瓦到4000万千瓦之间,平山每年的水电站税收收入大致在1000多万元到1500万元。

而在未来,平山还将建设10多座小水电站,范强说每个水电站现在每年的收入在100万元左右。如果建成,该县的水电税收将再增加。

除去这样基于自身的经济利益考量之外,王彦利认为,水电站属于清洁能源,与当下节能减排的趋势相契合,因此自己愿意投入这块领域。

03

环评尴尬

最让当地行政主管部门以及水电站负责人头疼的是,水电站的环评根本通不过去,批不下来,“现在已有的27座水电站全没有环评。”据了解,修建于上世纪的水电站,当时没有要求环评。及至到2006年之后,国家要求所有的水电站必须要有环评,平山的水电站大都建于2006年之前。

但国家硬性要求之后的这五年多,平山的水电站建设由于环评基本上得以延缓。韩国庆介绍道,“这些水电站不是不想申请办理环评,而是已经将环评资料递交给省环保厅,省厅不批。”

8月15日,无计可施的王彦利给河北省环保厅厅长姬振海,发去了一份电子邮件,阐述了自己所建水电站对周边环境不存在影响的理由。

现在他还尚未得到回复,记者了解到,这些水电站一律不予批复的重要原因,是我国近两年来强调首先要做整个流域的环评,其后才能对水电站的环评进行批复。

时间可追溯至2009年10月1日,这天国务院正式颁布了《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条例》,其中称为从源头遏制污染和破坏,对于水电开发实施流域规划环评。

而平山县境内的滹沱河等属于海河流域,根据韩国庆所说,目前对海河流域的规划环评尚没有做,所以报给省厅的环评报告,一律未予批复。

早前环保部副部长胡四一对外称,部分流域水资源的开发利用程度过高,加剧了水污染的恶化趋势。导致这些河流枯水期基本没有生态流量,降低了流域水体的自净能力。

因此,“流域的开发,将打破行业垄断和行政区划,制定与全流域环境承载力相协调的发展规划,今后流域规划要是没有环评,不能批复水电项目。”王彦利说,没有环评的话,水电站在发改委的立项等就不能通过,包括一些需要补办环评的水电站,没有环评以后不能并网发电。

他掰着指头告诉记者,一个水电站的审批,牵涉到国土、环保、发改委、城建、水务、水保办、河道办、安监、工商等多个部门。但现在,他自己准备筹建的名为“鑫泉”的水电站,其他各部门的手续基本上“跑下来了”,现在就是环评关过不去。韩国庆表示,何时解禁现在还未知,恐怕只有等待海河流域做了整体环评之后,这些水电站才能获得批复。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