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大基地建设须当心欲速不达(评论)
2018/10/12 7:01:02    新闻来源:中国能源报

朱妍 《 中国能源报 》( 2018年10月08日   第 01 版)

  作为我国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酒泉“风电三峡”工程早在10年前便“闻风而动”,不仅成为率先推进陆上风能集中开发的典型,更被定义为“我国风电建设进入规模化发展新阶段”的重要标志,其成就有目共睹。而今,风电建设典型拉响“风电投资红色预警”——从“十一五”期间加速建设,到“十二五”时期弃风限电愈演愈烈,直至“十三五”以来无一台新增风机。酒泉弃风顽疾难愈,坐拥2亿千瓦之多的风能储量,建设却已停滞近4年。

  回顾10年历程,背后的原因似乎并不难找:本地需求有限导致电力供需失衡,主要外送通道未能如期输送,再加上新能源与传统火电博弈、受端市场及省间壁垒等因素,消纳可谓阻碍重重。但进一步反观,这些因素多属老生常谈,年年总结、年年呼吁加大解决力度,年年均未从根本上消除。究竟是什么让酒泉风电消纳难题“久治不愈”?

  对此,或要先为过剩的电量找找来源。在我国风电发展初期,“建设大基地、融入大电网”的开发模式曾受热捧,而酒泉“风电三峡”正是该模式之先驱。作为第一个千万千瓦级基地,其对我国风电发展的带动意义与示范作用不可否认。这10年左右,我国风电开启了“跑马圈地”的进程,装机规模快速上涨。

  “大基地”的初衷甚好,开发进度却逐渐失控。按照甘肃省规划,全省装机容量到2015年要达1000万千瓦左右,建成全国最大的风电基地之一;到2020年,装机容量增至2000万千瓦,建成“陆上三峡工程”;2020年以后,装机扩大到3000万千瓦以上,使河西走廊成为世界最大风电基地。当时为完成任务,行政手段越来越多地注入市场运作,地方政府要求企业“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如在瓜州县,每月对建设企业实行评比,并公开通报进度倒数的1—3名的名单,建议倒数企业更换项目负责人。

  就这样,产能上去了,有限的市场却越来越难承受风能之重——自用,用不完;外送,送不出。发出的电不被电网公司接收,消纳问题接踵而至。

  因本地用电需求有限,酒泉一度寄希望于外送。然而,电网再怎么建,也赶不上电源建设速度。有人说,“我们建一条750千伏的线路差不多要两年,而且这条线路长1000公里,技术难度大;他们建一个风电场也就半年时间,而且是多个业主同时开工。”哪怕到了10年后的今天,电源与电网建设依然存在脱节,比如,专为新能源输送而建的首条通道——“酒泉—湖南”特高压直流虽起步于酒泉,但目前距离满送却遥遥无期,靠它解决眼前难题的希望落了空。

  “风电三峡”弃电严重、工程建设陷入停滞,涉及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和亟待完善的机制体制。现实已然证明,依靠行政手段“大干快上”难以持续。

  作为弃风限电诸多“灾区”当中的一个,酒泉虽不是唯一,情况却也足够典型。回顾10年得失,风电产业不会因噎废食,但不讲求效益的盲目发展同样不可取。如何保持合理而均衡的开发节奏,让建设发展真正回归科学、合理,应成为当前认真思考的关键之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