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力发电事业前途光明、任重道远
2018/11/15 9:44:22    新闻来源: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张博庭在浙江省水力发电学会的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代表:            

    非常高兴能代表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参加浙江省水力发电学会的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首先,请容许我代表全国学会对浙江学会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对即将承担第七届浙江省水力发电学会秘书处工作的浙江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表示衷心的感谢,对各位参会的代表表示诚挚的欢迎。

    今天省科协的同志也来参加会议了,因此,关于群团组织如何开展工作,如何发挥好作用等方面的问题,我就不多重复了。我作为全国水电学会的代表,主要想借这个机会,向大家介绍一些水电方面的情况。

    我们知道,浙江是我国水电最重要的发源地之一,解放初期我国的黄坛口、新安江等水电站的建设,是我国自力更生开发建设水电的起点。我国最著名的水电专家潘家铮院士,最初也是在浙江的水电建设中锻炼成长来的。浙江可以说是我们新中国水电自力更生,发展壮大的摇篮。现在虽然我们浙江的水电资源目前都已经开发的差不多了,但是直到今天,浙江省不仅有门类非常齐全的水电设计、建设和运行单位,而且我国的和联合国的小水电中心,也都座落在浙江。因此,搞好浙江的水力发电工作,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全世界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目前我们全国的水力发电工作的重点和浙江的情况有所不同,我国水电资源大部分都集中在西南地区,目前还有巨大的开发区潜力。然而,在这一问题上,目前社会各界的认识上还有很大的差距。当前很多的社会舆论都认为,我国的水电已经没有什么可开发的了。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

    我国可开发的水能资源量超过了每年3万亿度(十三五规划),而目前开发利用了还不到40%。我们至少还有一半以上的开发潜力。如果我们能达到目前发达国家水电开发的80%的平均水平的话,那么我国的水电,至少每年应该提供2.4万亿度以上的电能。这个水电的量到底有多大?对我国能源的作用有多大?我们不妨给大家简单的算一算。

    根据各种估计我国用电的峰值,按照14亿人口,每人每年8000度电的需求,大约也就是每年12万亿度。也就是说我国的水电将可以在未来的电力构成中,至少能提供20%以上的电能,远高于目前的18%。也就是说,未来我国水电的作用,不仅不会减少,而且还要增加。此外,水电是最优质的可再生能源,可以为风、光等可再生能源的大量入网,提供重要的保障作用。目前,由于化学储能无论从技术还是成本上,都还难以满足商业化的需要,所以,世界各国目前能够实现百分之百由可再生能源公共电的,基本上都是靠水电的有效调节。

    挪威因为水能资源丰富,一直都依靠水电保障全国99%以上的用电需求。今年年初,葡萄牙也完成了3个月完全由可再生能源供电的尝试。其原因也是由于葡萄牙的水电比重高达52%。就连美国的总统特朗普考察了挪威,发现了水电的作用之后,也曾经表示过,有可能会通过开发美国水电的潜力,重新考虑加入巴黎协定。这就是水电在未来能源转型中重要作用的体现。

    我们承认,世界上的水能资源本身确实不能满足人类的电力需求,但是,由于科学开发的水电有很好的调节型,可以为大量的风、光等可再生的入网提供保障。这样一来,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例如,我国四川省的凉山州,除了本身的水电资源丰富,还大力发展了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通过水、风、光互补,2016年凉山州除了满足自己的用电需求之外,给我国东部地区的送电超过1300亿度(这大约相当于当年上海市用电量的70%)。如果,将来的送电通道建设有保障,他们预计2020年可以达到外送电量2000亿度。也就是说通过水、风、光互补,凉山州一个州所产生的可再生能源,除了自己的需要之外,还可以满足一个上海这样大城市的用电需求。事实上,目前欧洲很多国家的用电,之所以能达到高比例的使用可再生能源,也就是因为欧洲的水电开发程度已经比较高,而我们国家,之所以还必须以煤炭发电为主的根本原因,主要还是受到了我们国家的水电开发程度不够高的局限。

    因此,我们当前特别需要对我国的水电资源情况和重要作用有准确的认识。要知道我们国家的水电不仅还有巨大的开发潜力,而且,还要在将来的电力中的比重有所提高。此外,我们水电工作者一定要有为风、光等可再生能源大量入网提供保障的责任和意识。尤其是在我国东部,在水电资源已经开发殆尽的一些地区,如何通过建设抽水蓄能和改造常规水电站,为电网实现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入网提供保障,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课题。

    大家知道,在党的十九大报告和我国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了一个崭新的口号,叫做构建人类文明共同体。什么是人类文明共同体?社会各界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解释,看法。但是,我们恐怕不能否认目前全球最成熟、最公认的人类文明共同体,就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然而,我们要知道:在当前的技术水平下,一个国家的水电等可再生的发展水平如何,才是衡量它能否落实巴黎协定的重要标志。

    最近,国内外的研究机构普遍认为,要想实现巴黎协定所提出的争取把温升控制在1.5度,在本世纪下半叶就实现净零排放的话,那么2050年的能源结构中非化石的比重至少要占80%以上。相应的在电力构成中,最好应该达到100%的非化石能源。最近也已经有媒体报道,欧洲、美国的一些能源研究机构,根据各国现有的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技术水平,认为只要我们能源转型的方向正确,2050年就在全球实现百分之百的有可再生能源供电是完全可行的(当然也包括我们中国)。  

    在当前全球的化学储能技术,还没有重大的突破的情况下,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论,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水电。最近,我国的能源局布置的一个研究课题也曾预测,2050年我国的风电和太阳能的装机,可能分别要达到2427亿千瓦。假设这些装机如果能充分发挥作用,大约每年就可提供89万亿度电,如果再加上我们水电的2.5万亿度的电量和它所能提供的调节保障作用,满足我国未来的用电需求,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总之,对我们水电工作者和行业组织来说,水电发展不发展,发展的好不好,决不是一个行业兴衰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我们国家乃至整个世界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也可以说,巴黎协定这个当前最重要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能否构建好?在很大程度上就要取决于我们水电的作用能否发挥好。因此,我国的水力发电事业和我们的水电工作者绝对是前途光明、任重而道远。希望我们在座的各位,努力的完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担负起我们的历史使命。最后,我也希望社会各界,特别是各级科协组织,对我们水电事业的发展给与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谢谢大家!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