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张国宝在2019中国水电发展论坛上的讲话
2019/1/8 15:34:31    新闻来源: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2019年中国水电发展论坛暨水力发电科学技术奖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 张国宝

201918日)

 

水电界的老领导,老朋友,还有众多的新朋友:

非常感谢水电学会,今天邀请我来参加盛大的水电年会。我因为身体不好,这几年很少参加会议,基本上是孤陋寡闻。在我生病期间,水电界的一些老朋友老领导,也对我表示了关心关怀,我也借此机会向你们表示感谢。在此我还想表示一下敬意,就是向奋战在水电战线上的广大工人、技术人员和领导干部表示由衷地感谢!

刚才在张野和王琳同志的讲话当中都提到,解放初期我国水电装机容量仅为36万千瓦,现在已经发展到了3.5亿千瓦左右。而且还有一个非常振奋人心、也是我过去一直想了解但没有得到准确数字的数据,那就是我们在海外建设了320余座水电站、总装机容量达到8100多万千瓦。因为过去我在位的时候,领导同志到哪个国家访问前都向我们了解一下中国在该国家有没有建设什么大项目,有时会提到一些水利方面的大项目,但给我的印象就是国家高层领导对全局水电、对中国水电“走出去”的情况有没有这个数据我不太清楚。所以我觉得这个数据很重要,我本来也想此次机会向学会的同志们要一下这个数据,将来通过一些什么方式,让我们的领导了解中国水电“走出去”的总体情况,这个应该说是我们国家在“走出去”领域当中的一张亮丽名片。

刚才为什么说要想致敬,就是上世纪70年代、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水电战线从勘探设计到施工管理,都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进步和成就。我曾经在纪念水电100年的时候用了毛主席的一句诗词“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过去我国水电弱小、技术很薄弱,到现在我们在世界应该说具有最强的竞争力。水电是一支铁军,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的队伍,这一点在我工作生涯当中是深有体会。今天我见到很多老朋友有很多感慨,包括杨海滨同志,当时您在西藏从电力局局长到自治区副主席,我们一起搞了几个水电站。在刚才领导同志发言当中也讲到,水电的工作场所往往十分艰苦,远离大的城市,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我发自内心地向水电战线的同志们表示敬意。同时过去我也管过一些工业项目,就是刚才提到了习近平总书记讲的“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过去我们一说多少万千瓦的水轮机组,那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了,但是我们通过三峡工程掌握了70万千瓦、后来到了80万千瓦、现在到了白鹤滩又变成了100万千瓦,是在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水轮机组,包括我们刚才提到的320多座海外水电站,我想绝大部分的装备都是我们中国制造的,而这一点很值得我们中国制造感到自豪。通过三峡工程,通过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中国水电装备制造安装水平实现了从学习、跟跑、并跑到领跑直至全面超越,我们在这个领域当中应该说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

另外我现在因为时间比过去多得多了,有时候也反思一下,自己过去工作当中有哪些做对的、有哪些做错的?讲到水电方面,除了经办了一些具体的项目,我想到了三个政策,这三个政策恐怕都有争议。今天因为是水电界的精英欢聚一堂,我也可以讲一讲。

第一个就是水库移民的后期扶持。当年我们去处理瀑布沟水电站群体性事件,我感到移民的后期补偿确实比较少。尽管现在水利水电建设的大概成本当中一半以上都用在了移民身上,但是真正的移民当时平均也就2万多块钱一户,要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在新的环境中能够像我们标语写的那样“建一个电站 富一方人民”,还有很大的差距。要让他们长治久安,能够安居乐业,一定要能够像社会保险一样。开始他们提出来要入股到水电站里面,这个风险太大,因为水电站建设周期长,而且中间还有很多风险,说不定建一半就下马这种情况也有。如果让农民以土地或者什么东西来入股,收益并不能保证。所以我就提出来了,要给移民类似于保险一样,给予后期扶持政策,按人头而不是按户,每人每月50元,其实并不多,而且十来年过去了也没有增加太多。这一部分钱,实际上也是对移民舍小家为国家,给他们应该有的一个保障。不管他离开了自己的故土到哪个地方去,这笔钱一定要给他们。那么这笔钱一共有多大影响?影响我们全国电价0.87分每度电,当然后来情况有些变化。原来我讲谁的孩子谁包,一个水电站你就把自己包下来。后来由于水电部提出不同意见,解放初期的水利移民也都算进去,这样下来全国就有2300多万移民享受后扶持政策。尽管这个钱很有限,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做的还是很应该的。

第二个就是提出了“先移民后建设”。过去我们建水电站,经常碰到移民方面的问题。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建设的主导思想很多,有边建设边移民,甚至有先建设后移民。我就跟业主单位领导讲,你多付出一点成本,先把移民给安置好了,让他对将来的生活有个盼头、觉得生活有保障,然后再去搞建设,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支持,比如现在建设的白鹤滩和乌东德水电站好像就是这么干了。当然这肯定会增加一些水电的成本,但是回头看我认为这个政策还是对的。过去我们没有这个能力,现在应该说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水电对国家贡献非常大,因为在座的老领导都非常清楚,我们水电价格在各类电价当中最低但做出的贡献最大。不用说,水电肯定比火电便宜,比光伏太阳能核电更加要便宜,所以全国的电价很大程度上是靠我们水电给拉下来的。所以水电当中每拿出1分钱来,都是很大的贡献。“先移民后建设”我不知道后来执行得怎样,这个政策到底对不对?我个人认为是对的,而且在以后的水利水电建设中也应该贯彻这个方针。

第三个就是一个流域主要由一家公司开发。在电力体制改革的时候,各个成立的电力公司都要抢资源,我坚持一个流域主要由一家公司开发,当时大家对我有很多误解,但我还是坚持了。总体来讲,现在我们做到的基本上还是一个流域主要由一家公司来开发。我自己现在也认为这个政策对,当然争议很大,因为有的拿到有的没拿到,拿到的当然没意见,没有拿到的就对我有意见了。

所以我讲,不说具体有多少项目,在水电建设当中,我在任的时候这三个政策,我自己认为还是有利于水电建设,也有利于今后水电建设的。

另外,水电虽然做了巨大工作,但随着现在我们国家的能源结构已经到了一个转折期,我个人划分是以2014年为转折。2014年以前,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满足对电力的需求;2014年以后电力供求的矛盾已不突出,调整电力结构成为新的主要矛盾。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好的水电资源相对来讲越来越少了,剩下没有开发的主要在怒江和雅鲁藏布江了。这些地方涉及到的因素太多,晏志勇同志曾经带了80人的专家队伍到雅鲁藏布江进行踏勘,本来我也想一起去,后来没有去成。那里建设水电站的地质等各种因素比较复杂,还有跨界河流的问题,所以必须要有一个统筹的机构把这些问题都研究起来、能够解决起来。

刚才三峡集团王琳同志的发言,我觉得非常好,三峡集团已经做到了清洁能源占比99%的水平,还有1%,尽管量比较小,他们已经向海上风电等其它清洁能源来进行。再有就是我觉得在发展中国家当中还有一定的潜力,也非常符合我们国家“一带一路”“走出去”的精神。

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