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开发降温经营不善 央企频抛水电资产
2019/3/27 7:01:14    新闻来源:中国能源报

■本报记者 苏南 《 中国能源报 》( 2019年03月25日   第 11 版)

  中国水电行业正逐渐步入“铁锈时代”,投资大潮逐步退去后,主营业务非水电的央企,劣势会越来越明显,低效水电资产也越来越多。

  央企剥离低效水电资产,一方面反映了水电投资放缓的大趋势,央企后续将重点开发利用优质水电资产,提高效能;另一方面,央企将低效水电资产低价转手给地方国企或大型民企后,通过区域资源整合及管理模式创新,仍有可能焕发出新的活力,未必无利可图。


  水电站,曾是各家央企争抢的资产,如今却频繁被挂牌甩卖。

  川投能源日前发布公告称,将以摘牌方式收购攀枝花华润水电开发有限公司60%股权并投资开发银江水电站,交易价格为10876.566万元。

  记者注意到,自2017年央企集中甩卖水电资产后,华润电力、中国能建集团、国电集团、招商局集团近日均在产权交易所披露转让水电资产的信息,而抛售水电资产的主要原因,在于水电项目经营不佳和自身产业结构调整。

  华润水电“易主”

  公开信息显示,攀枝花华润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是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电力”)的控股子公司,于2007年8月注册成立,主要从事水电的开发、建设和运营管理。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华润电力频繁剥离水电资产与其在水电领域经营不善有关。华润电力目前以火电和新能源业务为战略发展重点,在水电领域的管理、运营不具备优势。

  公开信息显示,华润电力目前业务涉及火电、风电、光伏、水电、分布式能源、售电、煤炭等领域,其涉足水电行业始于2007年水电大发展时期。不过,记者注意到,目前华润电力官网显示,其新能源板块业务除了风电和光伏,还有水电,即“在西南地区大江大河流域开发、建设和运营优质水电项目。”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记者表示:“华润集团频繁甩卖经营业绩不佳的电力资产,或是为了加快现金回流,实现企业高质量发展。华润水电质地较好,其开发的银江水电站项目为四川省、攀枝花市两级重点工程,川投能源收购华润水电现实意义重大,也符合其发展要求和清洁能源主业的发展方向。”

  川投能源人士表示,银江水电站项目装机规模较大且建设条件较好、项目情况清晰,经济指标与目前在大江大河上拟建、在建水电项目的指标在同一水平。

  信息显示,银江水电站装机容量39万千瓦,是国家金沙江中游水电“一库十级”规划的最末一级,也是国内少有的在城市中心城区建设的大型水电站,金沙江中游“一库八级”梯级电站的龙头水电站龙盘电站(原虎跳峡电站)建成投产后,将给银江水电站带来梯级补偿效益。

  央企连续弃“水”

  记者梳理发现,央企中弃“水”的并非华润电力一家,被挂牌的水电资产普遍存在投资收益率低或者亏损严重情况。

  北京产权交易所近日发布的信息显示,中国能建转让云南红河元阳同诚水电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和相关债权、国电集团转让云南勐来水利资源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及12364.06万元债权、国家能源集团转让湖北恩施国电(恩施市)汇能发电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招商局集团转让下属浙江省金华市兰溪市大溪水资源开发有限公司80%股权及1568.636792万元债权……

  “央企转让资产,有些是因为水电不是发展重点,有些是因为项目本身问题,而有些转让背后是有私人利益在促成。”“E小水电”市场负责人苏定铭告诉记者。

  以宁夏沙坡头水利枢纽有限公司下辖的四川宁峡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转让100%股权为例,该公司建设的小三峡水电厂、乌龟石水电厂的电站至今竣工验收暂未完成。在建设时期因临时工程占地、水侵淹没的当地村社的土地,原业主米易石峡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未及时进行复耕返还,对该部分土地以租赁的形式向当地村社进行补偿。两厂当初租用的土地涉及三个乡镇六个村社,这些遗留问题尚未解决,投资收益更是没有下文。

  此外,湖南新华水利电力有限公司也于3月19日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遂川江新华水电开发有限公司36%股权。披露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遂川江新华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负债总额为5358.75万元,同时该公司高倚四级电站等项目因此前发生施工事故至今未复工。

  对于央企频繁出售水电资产,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认为,近两年弃水现象严重,影响了一些水电站的经营业绩。宋清辉也表示:“央企甩卖的水电站大部分是不良资产,负债情况严重,尽早出售可以避免更多问题的发生。出售之后有利于为自身减负,以发展其他业务。”

  “出售水电资产符合央企自身发展和国企改革的双重需求,符合国家关于供给侧改革的要求,更符合国资委要求的重点布局主业。”一位不愿具名水电人士表示。

  水电开发“降温”

  采访中,多位水电行业人士认为,在电力新常态背景下,央企电力投资步伐放缓,水电开发建设也明显降速。水电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常规水电的新开工规模比“十二五”时期减少50%。

  “中国水电行业正逐渐步入'铁锈时代',投资大潮逐步退去后,主营业务非水电的央企,劣势会越来越明显,低效水电资产也越来越多。”上述不愿具名的水电人士认为。

  财经评论员幺志博告诉记者,央企剥离低效水电资产,一方面反映了水电投资放缓的大趋势,央企后续将重点开发利用优质水电资产,提高效能;另一方面,央企将低效水电资产低价转手给地方国企或大型民企后,通过区域资源整合及管理模式创新,仍有可能焕发出新的活力,未必无利可图。

  在张博庭看来,要解决好我国的水电问题,必须跳出水电本身的局限。“目前行业内似乎还未做好煤电需要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的心理准备。所以,当经济进入新常态,电力需求的增长急剧下降时,对可再生能源的政策和做法产生了较大的意见分歧。无论弃水、弃风、弃光,其实都和能源革命、电力转型的推进力度紧密相连。”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